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云南方言 > 正文

云南方言剧,翻版的有效与有限

来源:中国方言 编辑:方言翻译 时间:2018-01-13

                 云南方言剧,翻版的有效与有限

YNTV6《方言剧场》开播以来,以改编外埠电视剧为能事。说改编,高抬了,其实是局部装修,只是把配音改为云南方言。语音上,摆摊卖云南各地口音;词汇上,主要以出土/发掘“过去时”词汇为乐事。
爱看(其实是爱听)方言剧,据说是“三低一高人群”:低年龄、低文化、低收入、高年龄。
中老年喜欢,大约是“怀旧/恋旧”情结,人一上了年纪就爱回忆就爱念旧。“老子当年......”心态。家乡故土方言口音正是怀旧的精神土壤,满足了一种地域文化心理的集体意识。
青少年喜欢,大约是好奇/喜新本性。时尚元素中,“复古”从来是间隔一段时间反复“重播”的潮流,看看时装就知道,周期大约是30年“复古”一次。“哈日” “哈韩”是前进式时尚,方言则是倒退式时尚。在熟悉的家乡口音中,能听到许多当前流行的本土词汇和闻所未闻的“本土旧词汇”,前者满足了“熟悉/亲切”的情感认同,后者迎合了“疏离/新奇”的认知惊喜。时间箭头两端的语言积淀与变化,从来都是人们对语言的需求。那些“本土老话”,对于青少年说,恰恰是 “新”的。
低文化,不言而喻,从来是电视剧的主流人群。高文化人群的文化消费丰富多彩,倾向于深度、厚度、品位、专业化,作为第一大众传媒的电视恰好背道而驰,是一种俗文化平台,自然满足的是低文化人群。光是插播广告之频繁,就足以让高文化人群退避三舍。只有当数字电视相当面积普及之后,具有“分众”特色,大约电视才能稍微平衡高端与低端构成的跷跷板。
低素质,这话比较伤人,不多说,一说就伤害着大批量自认比我有文化的电视粉丝和以此谋生的高智力电视从业人员。

有需求,就会有供应,市场由此产生。云南方言剧就将会有相应的观众群体和不大不小的一个市场。

汉语方言众多,作为北方方言区西南官话的云南话在总属性基础上又派生出众多的小地域方言,在丰富汉语语音和汉语词汇方面,同样在作着贡献。如果以“推广普通话”一刀切,对方言采取打压甚至消灭的态度,不见得就科学、就文化。秦始皇够牛x的,也只做到了书同文”,无法做到“语同音”。现在最牛的语言是英语,不也照样方言众多?牛津音与澳洲音颇有差异,伦敦词汇与纽约布鲁克林黑人俚词几乎风马牛。除了英语,就属汉语牛了。而汉语的博大精深,有赖于文言与白话/ 国语与方言的共同支撑,甚至外来语、少数民族语也是不可缺少的元素。一种语言的流传/传播,有其内在的开放性结构做基础,还需要对外呈现开放性的兼容力和经济、文化的推动力。

那种一提云南方言剧就强调昆明话为“正宗”的封闭狭隘思维,无疑是一种“高原坝子意识”和“家乡宝”可爱情感在混合整蛊。“正宗昆明话”是什么?马谱?官渡腔?老昆明两城区市井音?别自找没趣了,二三十年前的昆明话跟现今昆明话不但很多词汇已经“鸡同鸭讲”,连语音都变调变腔了很多。要知道,语言既有“化石性”,但更具动态性。昆明人口不到云南10%,你怎能做到让另外90%多的人讲昆明话?要听懂都困难得很。最关键是,以区区昆明三几百万人口形成的方言剧市场,有何光明前途可言?简直是自掘坟墓,包死包抬包埋。这也就是近三年来云南方言剧兴起(当然是舶来的,比如从四川贩来的模式)不但不用昆明话一统而要罗列铺陈中多地州方言在剧中的原因,道理其实简单:市场原因,文化亲和力原因就是两大硬杠杠。或许将来云南方言剧乃至“云南官话”会在不断融合中产生一种“云南普通话”,就象我们的现代汉语“以北京音为标准音,北方方言为基础词汇”一样,形成一种“以昆明音为标准音,全省汉语词汇为基础词汇”的“云南普通话”。80年代以前,云南人民广播电台就有“云南话广播”,很接近于我的设想,大约是“云南音发音、普通话词汇”品种,可惜没有坚持/推广。

方言语音进入主流很难,但方言词汇进入主流却是时刻在发生。北京话的“大腕”“小蜜”,四川话的“雄起”,云南话的“板扎”“么么三”不也成了汉语中的流行词汇?北京音的大陆“普通话”与江南音的中华民国“国语”不也是所有华人都能接受的发音?普通话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么,汉唐普通话大约是长安音,大宋“国语”大约是东京开封音。万一有一天昆明成了国都,昆明音云南方言词汇就是标准普通话了嘛。
所以,从文化角度、语言学角度,方言是必要的。一种方言或民族语言的消失,应该是是自然消亡,而不是用一种行政甚至机械的办法强行使之消亡。当“普通话” 一统天下、方言不再之后,恐怕也就意味这种“普通话”单调乏味,语音和词汇的造血功能衰退,变成一种僵化腐朽的语言。计算机语言最逻辑、准确、简洁,语法最为科学,用唯物主义观点看,这是最佳人类语言之一。曾经的“世界语”亦如此。然而,它们有文学作为支撑吗?没有文学的支撑,任何语言都只能是“没文化” 的语言,不能成为人类生活的必需交流工具。

云南方言剧的市场又是有限的,语言辐射范围除云南之外顶多能能达川渝黔桂部分地域,人口和地理决定云南方言剧市场狭小。这也就限制了云南方言剧的发展:原创方言剧由于市场不够大,投资很难有好的收益,谁还敢贸然投资?只好玩 “改编”,因为成本低廉。当然,也并不是完全就不能发展壮大,其中有变数:西南文化消费水平提高,数字电视普及,一种大量中国人能听懂的“云南普通话” 的诞生等等。目前的现状是,缺少方言剧的投资,就缺少原创作品,就缺乏市场推广/辐射力量,“打出云南走向全国”就只能是空话。当然,电视体制本身也是个问题,不仅是个资金与市场的问题。
一种严重缺乏原创力的方言剧,实际是“无根化”“去云南化”的不伦不类产品,生命力极其微弱。对此,盲目乐观地以短期“收视率”“观众喜欢”作为判断依据,显然是近视眼、井蛙之见。把眼睛睁开一点,看看市场、投资、电视体制以及语言的文化能量,你就很难乐观了。引用我们本土某资深电视“大角”人物的话来讲:这个市场(指本土方言剧市场),成也方言,败也方言。
云南方言剧的前途,就“硬件”看,明摆着几大因素决定了;“软件”因素,变数多多,不敢胡乱预估。
但就“改编剧”而言,倒是可以悲观的预判一下:在市场引入期,需要翻版、模仿以启动方言资源方言市场,这个时间预留给电视台和SP(内容供应商)不会太长,三年了,快差不多了。如果后续没有本土原创作品的跟进和繁荣,“观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方言的“审美疲劳”很快将出现。
这个预判,对于YNTV的《方言剧场》和“马大哈”同志的《开心蒙太奇》尤其具有提醒意义。
喜欢方言剧的老家伙们在老去、死去,这个观众群只存在萎缩而不存在扩展。小家伙们在长大,他们要跟普通话接轨、要跟英语接轨,大势所趋,这个观众群属于注定要被分流的人群。
市场和观众,就这么残酷。你爱他,只是单相思,关键是要他爱你,这就难了。老是“翻版/改编”,能不腻味,能不“疲劳”?
方言剧的命运掌握在观众和市场一边,有志于方言文化的人,要靠“原创”与命运一搏才有胜出的希望。“翻版”式的投机取巧,一时有效,但很有限,从长远来看,难说就死在半途上了。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主页 版权所有

Top